开云手机版

开云手机版
山大邮箱 | 投稿系统 | 高级检索 | 旧版回顾

开云手机版: 视点首页 > 心灵驿站 > 正文

开云手机版:平居有思在长安

发布日期:开云手机版年06月06日 14:27 点击次数:

晚饭后,散步山间。城市归于远方寂静,无风无月,星辉斑斓。我一边散步,一边吟诗壮胆。

被漆黑包裹着,四周朦朦胧胧,唯有头顶的北斗星清晰可辨,很容易生出怀古之情。

今夜我想到杜甫。

且念一念《秋兴八首》吧!虽时节不同,但也有夜,以及夜里的长相思。

一个有趣的朋友提问:“若能回到古代,你最想结识哪位古人?”

我几乎脱口而出:“杜甫。”幼爱李白,少慕东坡,如今独崇杜甫。

朋友不解:“想想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学过的,连房子被子都没有,也太悲催了些。”

“哈,他有伟大的灵魂啊。”若有幸,和那样伟大的灵魂靠近一些,凄苦一生又何妨。毕竟就连闻一多先生这样的大才,对我们的诗人也存着“思其高曾,愿睹其景”的希冀呀。

每依北斗望京华。望着北斗星,首先窜到脑海里的就是这句了。这是《秋兴八首》的第二首,说的是在每一个日落时分,我们的诗人都要从夔州(今重庆奉节)城头望向长安,直到星星都亮起来,月光漫过花洲。哦,他在夜里思念长安。

白天,他坐在楼头思念长安。孤寂的山城,山间的风烟,清冷的秋江,泛江的渔舟,翻飞的燕子,盛开的丛菊,所见之物都成为他思念的发端。

他思念长安的什么呢?回望一生,长安正是他毕生困厄发端之地。

天宝五年,我们的诗人35岁,刚刚结束了裘马清狂的壮游,怀着致君尧舜的抱负,来到长安。他定然无法预料,后人多用“困顿十年”来描述他在长安的日子。

天宝六年,宰相李林甫策划了一场“野无遗贤”的大戏,我们才华横溢的诗人果然落第。直到四年后,朝廷举行祭祀大典,他献上《三大礼赋》,意外得到玄宗赏识。

这是他一生最春风得意的时刻,多年后,当他在夔州思念长安,总是回想起此时的情景——云移雉尾开宫扇,日绕龙鳞识圣颜。宫女缓缓移开翠羽做的长柄宫扇,他看到玄宗端坐圣殿,华丽庄严。然而,玄宗只给了他一个“参列选举”的资格。长安米贵,居不易,他生活寥落悲辛,靠朋友接济。

天宝十四年,44岁的诗人才获得一个看管兵器的官职,这一年,安禄山起兵,安史之乱爆发。他惦念家人,于是从长安回到奉先(今陕西蒲城),将长安十年所见所闻所思所感,写成一首伟大诗篇《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》。

我们的诗人生于富裕之家,自幼轻狂顽皮,心怀壮志。而长安生活是残杯冷炙壮志难酬。那么,他究竟思念长安的什么呢?

他已在咏怀诗中回答了——非无江海志,潇洒送日月。生逢尧舜君,不忍便永诀。

原来,正像所有不得志的文人一样,他也想诗意地栖居于山水间,潇洒自在地度过每一天。可他放不下。他不忍心放下。

他不知道自己的选择很愚蠢吗?他不知道别人都在笑他吗?他知道的。死生契阔,我们的诗人就要这样做。

他就是要不分昼夜地思念长安。

年逾不惑,他仍有不甘。他从未耽于功名利禄,只是还有一丝火苗不忍熄灭,他小心呵护着,终于这团火成了他的信仰。

他饱读圣贤书,又生在多出忠义之士的家族,在他心中,忠君与爱国爱民等同,更何况,他有幸见过开元盛世这件华丽锦袍的裙裾,期待那样的日子能再来。

这团火是皇帝。皇帝在哪里,我们的诗人就要去哪里。听闻肃宗在灵武(宁夏),他便只身前往,中途被贼人抓回了长安。后来,听闻肃宗又到了凤翔(陕西),他便从贼人手下逃走,抵达行在,麻鞋见天子,脱衣露两肘,路上艰辛可见一斑。至德三载,47岁的诗人回到长安,此时长安已经收复,他被任命为左拾遗,然而不到一年,他就被贬到外地。

这团火也是长安。他总以为自己很快就能回来。然而终此一生,长安只在他最美的计划里,最牵肠的梦里,最喜悦和最愤慨的诗里。一卧沧江惊岁晚,他再也没能回到长安。

这团火是士大夫以天下为己任。他不羡慕同学少年轻裘肥马,总对苦难黎民报以同情。林语堂先生评价苏东坡为,世上“不可无一,难能有二”,杜甫于我们也是如此。国家不幸诗家幸,诗人不幸后人幸。唐的诗人尤其多,唯有老杜的一把瘦骨,似一柄利剑,给勇者刺穿黑夜的神力。他也喜爱李白,从李白身上,他能看到那个骄傲洒脱恣肆不羁的自己。李白从不沉迷人间,他是谪仙人。我们的诗人更眷恋足下的土地。

工作时曾采访几位负责编纂《杜甫全集校注》的老师,这项工作历经36年,他们说,注杜之艰难曲折,犹似老杜艰苦备尝之经历,说来也有点怪,世上就是有那么—些人心甘情愿为杜甫卖命。我深受感动,敬佩老师们的艰苦付出,更为这位一千多年前的诗人风骨感到震撼。采访结束,我火速下单,把二十二卷《杜甫全集校注》搬回家。

前几日重温《唐诗杂论》,读到这句猛然警醒:“我们的生活如今真是太放纵了,太夸妄了,太杳小了,太龌龊了。因此我不能忘记杜甫。”

仿佛上天煞费苦心创造一颗至诚至坚的灵魂,赋予他天才的诗笔,派他罹经苦难。把最好的和最坏的都给他,他的使命,是蘸着至诚至坚的血泪,记录盛世落幕时史传中残缺的一角。

没有仿佛,我们的诗人也是可亲可感可爱可敬的凡人,像你我一样。他随时可以放弃坚守,过平顺的生活。

幸而他没有,今夜,我才能一边散步,一边思念他思念的长安。

文章发表于开云手机版年5月22日《山东大学报》第14期


【作者:刘梦冬    编辑:新闻网工作室    责任编辑:赵方方 迪拉热·艾买提江  】

 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,换张图片
0条评论    共1页   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

免责声明

您是本站的第: 位访客

新闻中心电话:0531-88362831 0531-88369009 联系信箱:xwzx@sdu.edu.cn

建议使用IE8.0以上浏览器和1366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

手机版

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

开云手机版【股份】有限公司